51书屋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福晋在线阅读 - 第39章 清冷的美人

第39章 清冷的美人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的肩膀被捏得生疼,挣扎着要胤礽松开,可胤礽一松手,她便失了重心仰面倒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以为这下要摔得狼狈,可面前的人紧跟着扑上来抱住她,一起滚在地,太子妃没伤着什么,胤礽的背和手肘重重砸在地砖上,疼得他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胤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别碰我,叫我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吓坏了,跪坐在一旁,双手不知往哪儿放才好,担心丈夫摔出个好歹,他可是储君是东宫,是大清国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胤礽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可对不起的,我从出生起就对不起所有人,哪里配旁人对不起我,不配,我什么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年纪虽小,但家世显赫,府中往来皆是贵族名流,从小宫里的事知道的不少,她知道胤礽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之母赫舍里皇后,乃当今元配,帝后结发于垂髫,一同度过朝廷最动荡不安的岁月,伉俪情深。奈何天意弄人,就在朝堂越发安稳、天下逐日安定的时候,赫舍里皇后在产下太子当日,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第二位中宫,孝昭皇后钮祜禄氏,又因在寒冬腊月跳入冰池救失足落水的太子,而重病不治,虽然皇帝有心将这件事淡化,可当年那么多人看见的事,怎么可能瞒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常有人说,赫舍里皇后若还活着,恐怕乌雅氏永远只是布贵人身边的宫女;也有人说,钮祜禄皇后若还在,太子会得到最好的教养和庇护,太子妃进宫也能有所仰仗,而不是如今这般孤立无援,宁寿宫里不愿亲近她,六宫之中也没什么人配来亲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世上,没有如果,只有太子先后失去两位母亲,布贵人的宫女成了太皇太后、太后和皇帝都宠爱的德妃,只有永和宫那些孩子们,和他们最稀松平常的,但在胤礽眼里是无尽奢侈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胤礽,你好些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地上暖和,你也来躺一躺,他们怎么那么早,就把地龙烧得滚烫,就不怕皇阿玛说我太奢靡,受不得半点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胤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阿玛对我彻底失望了吧,他是不是,已经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礽说着说着,竟是泪如雨下,哪怕用手背挡着,也能看见泪水从眼角淌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阿玛一定不知道,我们不如就当他什么也不知道,重新开始好好的,就算皇阿玛知道,他也会等你改好,等你醒过来,皇阿玛不愿逼你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、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礽放下手,面上泪水肆横,痛苦得令人心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太子妃看来,丈夫爱穿着太监服色在宫中乱走,完全可以被认为是贪玩躲懒,是不想被困在书房里、朝堂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二十郎当,最是糊涂冲动的年纪,哪怕身为储君绝不可以犯这样的错,也不至于叫胤礽绝望如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胤礽只是无声地哭泣,止不住地流泪,什么也没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用帕子轻轻为他擦拭,更咽道:“胤礽,你再也不做就是了,皇阿玛会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礽泪眼迷蒙地望向她,忽然发笑:“明明你还那么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门外响起管事太监的声音,道是宁寿宫才刚下旨,太后为七阿哥、八阿哥选定了福晋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镇定下来,吩咐道:“太子知道了,一会儿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礽也缓缓坐了起来,呵呵一笑:“一个个都长大了,你说他们心里,会不会也想当太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摇了摇头,吃力地拉着胤礽起身,说道:“先去宁寿宫,咱们把该做的都做好,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夫妻俩收拾洗漱,要遮掩满身的狼狈时,七阿哥、八阿哥福晋选定的消息,已从宫里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毓溪这头早就备下礼物,但是否要贺喜八阿哥的生母,不免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青莲穿戴整齐,赶来伺候福晋,毓溪问她:“当真不必给觉禅贵人送礼吗,哪怕私底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莲摇头:“且不说宫里规矩如此,便是那位觉禅贵人本身,福晋也没必要去亲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她与额娘,不是挺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与德妃娘娘,不是和您呀,您只要知道,那是位无比清冷安静的女子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说:“我见过觉禅贵人,模样美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莲叹道:“真真一个冷美人,旁人故作清冷,或许还是在御前博宠的手腕,这位是真的冷,从骨子里透出的寒气,奴婢说句不当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笑道:“你还同我谨慎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莲说:“不是不当对您讲,而是奴婢没资格说这话,但事实如此,福晋您不知道,后宫里哪怕最卑微的官女子,若能有儿女,不论养在何处,都是一份指望。唯独这位觉禅贵人,如今八阿哥大了,她还有几分和气,八阿哥小的时候,被温僖贵妃从咸福宫扔出来,觉禅贵人都懒得哄一哄哭闹不止的婴儿。天寒地冻的就这么杵在外头,当时若非惠妃娘娘赶去,这母子俩兴许就被冻死了,她也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古怪了,皇后娘娘是很不喜欢觉禅贵人的,还常常责备德妃娘娘,去和这么一个古怪的女人亲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善良地说:“额娘只是见她可怜吧,连那位王官女子,都曾得额娘照拂,额娘心太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莲捧来风衣,将福晋裹严实,一面说道:“虽然一年也不见几次,可人家长得美,就当个瓷器瞧着也赏心悦目,不然区区贵人,住进延禧宫,连个欺负她的主位都没有,皇上还是爱惜美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笑了:“怎么你也说这话,不怕没分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莲轻轻打了一下嘴,自责道:“奴婢轻狂了,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拦下她的手,笑道:“我都知道,咱们放在心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主仆俩出门去,要带着礼物进宫道贺,但只给惠妃和戴贵人准备了贺礼,八阿哥的生母觉禅氏,暂且略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紫禁城里,早已热闹起来,六宫纷纷来向惠妃道贺,惠妃面上笑着,心里却烦躁不堪,怎么偏偏选了安郡王府的姑娘,还是个亲爹判了斩监候死在大狱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德妃娘娘到,四福晋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众人听得外头的动静,纷纷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91/91784/202126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