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书屋 - 科幻小说 - 无梦天书在线阅读 - 第7章 狱中重见

第7章 狱中重见

        第7章狱中重见

        我尽量将眼中反射的阳光探向黑沉沉的廊道,只见影影绰绰地走来一个摇头晃脑,浑身带着流气的大哥哥。约摸十七八岁年纪,精瘦的脸上,挂着一种懒散的不屑,鼻中轻哼着不着调的“花曲”,一双翻了底儿的布屐挞拉着,手上还提着一只大食盒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我们的牢舍时,他故意轻蔑地朝我和娘哼了个响鼻。折到斜对面的的卒班堂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卒班堂里放着一张半旧的板桌、两条长凳。一个吊眼呲牙的老卒头正翘着二郎腿,半个身子扛在桌沿上惬意地剔着黄板牙。见那大哥哥到来,爱理不理地瞥了他一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线头,你手上拎的什么东西?又到哪儿偷的油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喂,童老大,瞧您给说得,您老还没吃个半饱,我哪敢偷腥呢-----”显然,这童老大是这小线头的上司,小线头满脸堆笑讨好的样子,像极了听惯使唤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说着,下意识地朝我们的牢舍瞄瞄,微微打开食盒盖子。那童老大眯起眼来朝里瞧了瞧,立时眉轩眼开,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。语气立时婉转了许多:“这么好的饭菜,到底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童老大,不瞒您说,这些个,是送给新来的那一对娘儿俩的午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他娘娘的!——谁他娘的这么不着调!给牢犯送大鱼大肉,还有一整坛子的竹叶青!老子都还没吃过这样好的酒菜哩,真他娘的没天理!”童老大听了小线头的话,无由地火大,粗话放炮般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线头连忙朝他作了个禁声的手势,凑到他耳边唏唏嗦嗦一阵耳语。童大老立时满脸不信地皱起眉,回头来朝我们怪异地看了许久。才朝小线头一甩脖子使了个眼色。小线头讷讷地朝他眨了眨眼,仿佛未能领会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童老大更是恼火,劈头盖脸扇了他一个耳括子。一把夺过食盒来,将里面上三层下三层的碗碟尽数拿出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好奇地望去,嘿,那桌上放了一碗红烧胖头鱼,一碗油焖扁豆角,还有盐水虾,烩莴笋,酸辣大白菜等都是我爱吃的,更有一坛三斤装的竹叶青,将我的酒瘾和食欲彻底催发。我扯了扯娘的衣袖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看,那个大哥哥说,那些酒菜都是给我们的呢!”颠沛的这十数日中,我第一次笑得这般开怀。谁知,娘却是眼神暗淡地望着他处,想着她的心事,仿佛根本没听到我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顾不得许多,正在猛咽口水,等待送到嘴边的美食。却不料令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童老大将一整碟的盐水虾并在了稍浅一点的莴笋碟里,然后用筷子往空碟里夹了几筷大白菜和扁豆角,拿起桌上一杯喝剩的凉白开浇在里面胡乱地拌了一下,将一碟不咸不淡的怪菜推向小线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把这个给他娘儿俩送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---就就这个?”小线头也不禁地傻了眼。童老大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对对对,还有一碗白饭,够他娘儿俩吃的了!去去,端过去端过去!”他显得极不耐烦,一边打发着小线头,一边已将手贪婪地伸向那坛竹叶青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线头为难地吱唔道:“老大,这----这是县太爷吩咐的,咱们-----咱们这么做,不好吧---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哼哼——在这儿,我就是天皇老子!你少喽嗦,去去去——”童老大不屑的驱使中,小线头搔着头,满是不解地将新配的饭菜放进食盒,抄了向我们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目睹了这一个整个令我懵懵懂懂的“暗箱操作”,心头像被重重压了一块磨盘,躁唳地吱咯咯碾压着。看到那已“面目全非”的食盒终于来到我们牢舍前,所有的欢喜立时变成了绝望,我几乎要委屈得哭了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秦酒娘,吃饭了!”小线头很快调整好了状态,又是一副懒散的模样,一边开锁一边道。牢门慢慢地被推开,在他踏进步来的一刹,我窜起来朝他大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坏人!你们是坏人!还我们的酒菜!还我们的酒菜!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哭,反而因为生气而变得如此理直气壮。小线头不屑地斜着眼,撩过手来在我脑门上轻轻一戳,调笑道:“呵,一个屁大点儿的娃,喝什么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立时被气得脸色潮红,扑闪着眼睛,暗泪滚滚。娘亲不声不响地将我搂回怀抱,安抚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宝听话。忍耐些,会好的!”娘亲话中有话,眼中浸满了忧怨和无奈。我不懂,呆呆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餐饭,娘是含着泪下咽的。而我,因为没有酒这味“救命药”,只吃了两口,还在半个时辰后全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病又发作了,吐完之后,无力地倒在娘的怀里昏了过去。娘在哭,泪水滴在我脸上,却没有大声哭出来,她仿佛在避忌着什么,害怕着什么,一个人默默地承受,看守牢房的两个狱卒美美地狼吞着桌上的酒菜,没有人理会我们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当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。冷屋鬼火的牢房更令人毛骨悚然。我睁着大大的眼睛,竖着耳朵,全身警谨地望着对廊昏绰的灯莹,总觉得会有什么可怕的事物会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娘一次又一次将我搂回温暖的怀抱,揉搓着我冰冷的手,在我耳边细声抚慰,可我一句都记不得她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觉得夜会有如此地长。当过度紧张的神筋开始麻痹,我有一点点的睡意,懒懒地偎在娘怀里,双眼将闭未闭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?您-----您怎么来这儿啦?---”朦胧中,外廊传来小线头惊诧的声音,廊道尽头传来一阵急乱的脚步声,一个熟悉得令人毫无好感的声音,低低地回斥小线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的事儿你管不着!少废话,把那门给我打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线头像是知道他特指的是我们的牢舍,也不敢多言,径直小跑过来。听到暗里阴冷的大铁锁又被嗄吱吱地开启。娘突而全身紧缩,将我抱得更紧。我探头望去,牢门外左顾右盼,像是避忌着什么的人,依稀便是白天审我们的县太老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体态富满却又显得中气不足的达官。我总觉得,他那副忐忑不安,又畏缩又燥郁的模样很熟悉,熟悉得我根本想不起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娘,宝宝,我-----我来看你们啦!”我正在胡思乱想着,他居然开口唤出了我们母子的名字,我更是惊异,呆呆地抬头望向娘。娘没有回应他,只是静静地抱着我,抚摸着我的头发。灯光的反映中,我看到了她眼眶中的泪水,晶亮如星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娘!我是熊雄啊。我来看你了!”他又焦急地重复了一句,见娘没有答他,转而向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宝,宝宝!你都长这么大啦呀----我是你爹,我是你爹啊!”他眼中满是企盼地冲我傻笑着,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,想努力证明着什么。我怔愣住了,这一幕情景就是我预感中的“可怕事物”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,真是我爹?”我在心中打了个问号,无措地眨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县太老爷自重!这里是牢房,请您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无法调解的凝冻气氛中,突而响起了娘冷冷的语调。我更觉吃惊地回头望她,在我印象中,娘亲从来不会对人这样冰冷地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娘,你-----你生我气了?”灯影中那个肥胖的身影无所适从地移动了一下,索性将头都伸进栅栏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娘,你别生气,你听我向你解释----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!我不想听!”娘突而尖锐地喊了一声,立时掐断了天地万物的呼吸!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莫名地心悸,望着娘低垂的脸一动都不敢动。突而,一滴温热咸涩的液体不偏不岐地滑进了我微张的口唇——是娘的泪,她在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娘,你别生我的气了,白天在公堂上,我也不好为你们开脱呀,幸亏,你酿的酒酵开了,酒坊那俩老已经收回讼状了------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少骗我!我酿的那酒,后天才能酵开!你用了什么手段欺压酒坊那俩老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娘就是这般善良,这个时候,居然还在为污蔑她的人申述。她的义正言直似乎将对面那个高高在上的县太爷一下子踩在了脚下。他无奈地摊眉堆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----都过去了嘛,你也是问心无愧就好了嘛。这牢里这么阴这么湿,你和宝宝怎么能呆呢,还是-----还是快出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还会想着我?想着宝宝吗?”娘轻轻咬紧了银齿,眼神中迸出异样坚冷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----瞧你说的,我怎么会不想着你,不想着宝宝呢,我今天不是叫人给你们送了饭菜来吗,还有宝宝最爱喝的竹叶青----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喝到那酒,全让他们给喝了-----”我终于从他们的对话中,确认了这人的确就是我爹。一时间,所有的委屈一并儿爆发,竟忍不住指着卒班堂呜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爹爹一听我这话,满脸拱起了厚厚的红糟子,转过声朝身后战战兢兢的小线头劈头盖脸地骂道:“该死的东西!你养大胆了啊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----老爷-----”小线头觉得一肚子的委屈,罪魁祸首的童老大今夜不当值,自己却当了替罪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给我再备些酒菜去!我叫你下回还敢偷腥!”他扬起肉实的大巴掌,一边抽着小线头,一边将他往外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熊雄,你别在这儿给我演戏了,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!”娘绝望地闭上了早已是无泪可流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---酒娘,你----”这个小丑一样的男人还想努力着,却被娘生生喝断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住口!你住口!”她的声音陡然变得尖利,变得急促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我一再地相信你,纵容你!你不爱守持我们秦家的酒坊,你说你一定能金榜题名,我都不反对!我含辛茹苦,日日夜夜的酿酒卖酒,攒下钱来,一次次送你赴考。不管你中不中举,我都毫无怨言。可你呢?”娘在心底积压多时的怨屈终于爆发了,她挺起身子正视着爹,一字字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年了!----你一去就是三年,杳无音信!宝宝的病越来越重了,大夫说他活不到长大!!

        一月前酒坊遭了天火,爹死了,房子没了,地契卖了抵债!我多么希望你在我身边帮帮我,不要让我一个人哭!可你在哪里?你在哪里呀!!”

        积怨发泻,娘彻底地溃了,哭得泪如雨下。我惊恐地抓着她的衣襟偎在她怀里,头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爹听着娘近乎痛责的哭告,竟低低垂下了头,半天没有说话。快要被挤爆的压抑空气里,只有娘嘤嘤的哭声,像暗夜的天使之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----酒娘,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,你让我慢慢给你解释呀-----”许久,爹才嗫嚅着开口。可是远处却传来了一阵轻慢的脚步声,一个克意提高了调的女人声音冷冷地掠了过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哟——县大老爷真是勤奋呀啊?这夜半三更地,还来牢里‘审’犯人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---啊呵呵----”爹爹听到这话,立时全身震动,向后退开数步,干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子兰哪,你--------你怎么来这儿啦?你刚坐完月子,可不能来这么脏的地方啊----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能来,我为什么不能来?是不是——你在这儿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东西,怕被我撞见?”一个华衣美服,满头环钗的贵妇直挺挺地堵在了爹的面前,她略显圆实的腰身裹在一袭雪遥蓝的缎霓里,竟将爹爹整个身子从我的视线中掩埋。

        爹爹涩笑着后退,虚怯之音昭彰:“看你说的,我----我哪有啊?---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最好是没有。”贵妇不怀好意地逼进,爹爹又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屑地瞟了他几眼,慢慢转过身来。幽暗中依稀见到,她长了一双冷霜般的桃花眼,那眼中的猜疑和妒念毫无掩饰地直射娘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个人,是爹爹“害怕”的人!这是与她的容貌极不相称的!——我完全乱了头绪,望着她只是发怔。娘在此时却显得非常的淡定。她只是抱着我坦然而平静地眼望他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我却在她的眉眼,发现了一丝不易深察的高傲。一刹间,这个身陷囹圄的粗衣村妇灿然生辉,湮灭了这贵妇的俗艳!

        那贵妇的神眼中已满是怨毒,却未能如愿地找到些任何的蛛丝马迹。她终于准备放弃,朝娘飘然地哼了一声,转身走向门口,并无调地对远处一个红衣侍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珠儿,我们回去!如果老爷不回来,就把荟葸院的后门关了,两个月不准开!”那名叫珠儿的侍女幸灾乐祸地撇了撇嘴,一扭一扭跟着往外走,拖长声调应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——后门关两个月,谁来都不让进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子兰,子兰!别----别呀,你关了荟葸院,我怎么进去看大成啊----”爹爹像是收到了金牌令箭般跳了起来,慌忙地向她二人追去。我脑袋一空,只觉像是失去了什么依附,冲着他背影大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爹!爹——你别丢下宝宝呀,你别丢下宝宝和娘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宝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?”爹爹惊恐的低喝声中,贵妇停步转身,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,大声嘲笑着他: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呵呵!好啊,雄熊,你果然没骗我啊,却原来这对肮脏邋遢的母子俩就是你原先的‘衣食父母’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许你说我爹,不许你说我爹!”我感觉到父亲的窘迫,本能地为他护言。却引来爹爹更为焦虑反感地轻责声。我不禁地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哇,父慈子孝是吧?——珠儿,回房收拾行理,带上小少爷,我们回京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子兰,子兰!不可以呀,你不能走!”爹爹焦燥地追赶着那对风一般飘去的身影,一路的求告声撕开暗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娘无声地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呆呆抓着两根栏干,满腹的不解和委屈:

        “爹——你为什么不要宝宝了呀,是不是宝宝又做错什么了------”